博雅旅游网 > 美洲旅游网 > 古巴 > 古巴

古巴 处在过去式中的哈瓦那

      航行了8000多公里,西班牙水手罗德里格-德国-特里亚纳终于看到了陆地,大叫着,“看,陆地”。不过,他的叫喊宣布了人类有史以来最惊人的一个错误,他们登陆的地方并非原来设想的印度,而是南美州。

  蔚蓝的哈瓦那

    确切的说,哥伦布当时发现的是圣萨尔瓦多。两周后哥伦布到达了古巴,自哪一后位于海湾中的哈瓦那开始逐渐发展起来,成为加勒比海上的一颗明珠。

    因为没有直航,古巴显得遥远而又神秘,印象也大多来自切-格瓦拉的革命主义精神和卡斯特罗对峙西方世界的强硬姿态,而鲜明的观点输出让古巴像是个随时会与西方发生冲突的是非之地,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从1959年古巴共和国成了一直到2009年建国八十三周年,持续了近半个世纪。

    卡斯特罗曾经说过:“我知道我会下地狱,但是我会在那里看到大资本家、盗贼、刽子手和美国总统们。”即使大病刚出院,已经成为精神领袖的卡斯特罗依旧唇枪舌剑对美国政府对古巴的一系列政策进行着针锋相对的辩论,而古老的哈瓦那城也如同政局的博弈般,在各种未知和矛盾中艰难前行。  

  加勒比海的阳光

    现在的哈瓦那和十年前德国导演戴文-文德斯拍摄的《记忆哈瓦那》时并没有太大的差距,殖民时期留下的大量优雅建筑常年失修, 表面的白色灰浆渗透出斑斑苔痕,一种巴洛克式的忧郁流淌而出。早在500年前,美洲的土著人就开始和欧洲人以及后来的非洲人混居,传说,哈瓦那最初就建立在一颗神奇的木树下,而更重要的,木棉树的故事历史上流传了许多版本:西班牙人有一个圣母玛丽亚和木棉树的神话、非洲人则虔诚的相信他们的神就居住在木棉树上。

    沿着长约八公里的马雷贡堤岸前行,来自加勒比海的波涛日以继夜的冲刷着哈瓦那的海岸线,从老城区一直延伸到新城,就像条时间线,贯穿着哈瓦那的过去与现在。作为港口城市,她是通向新世界的大门。 柯希玛尔是哈瓦那城东的一个小渔村,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提及的露台饭店就在这里,城里的维希亚庄园是海明威在哈瓦那的住处,现在已经成为博物馆,常年吸引着许多慕名而来的参观者,就在这里,海明威完成了他的著名小说《老人与海》。

    真正的富人早已不在旧城区居住,他们都搬到市郊的别墅去了,只留下古老的宫殿和大教堂,以及其余的居民一起面对命运,直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整个哈瓦那城为世界遗产为止。虽然该国并不富裕,但越来越多的建筑和庭院已经重现旧貌,而今天,建筑与文化,博物馆和舞蹈,学校日常课程和观光都已经相互融合,形成了一种崭新的文化。

    在哈瓦那街头,随处都能见到切-格瓦拉的头像。50年前,同卡斯特罗一起推翻巴蒂斯塔政府的切-格瓦拉在遇害后的四十多个年头里,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出现在各种印刷品和服装上。自1959年革命胜利之后,美国加强了对古巴的经济1,令人口只有1200多万的古巴陷入到前所未有的隔绝境地,随着90年代初苏联的解体,社会主义阵营的援助逐渐隐退,卡斯特罗决定开发旅游业,让国外消费者帮助因常年围堵而带来的经济萎缩和物资的短缺。  

                  

     

  哈瓦那市区

    很多外国人来到古巴第一个选择度假的地方就是巴拉德罗,因为这里有古巴其他地方没有的海水颜色。由远及近,海水的颜色在不断的变化着。这里是餐厅、夜总会和豪华旅馆最密集的地方,曾经的开放政策已经废除,普通公民禁止入内。1926年,因为生产火药发了大财的杜邦,花了三十三万美元在这里建了一座别墅,这在当时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如今,这个改为国营餐厅的地方,仍然是巴拉德罗最值得一去的地方。也有人会抱怨,这里一点也没有古巴情调,确实,这里只是外国人的天下。

    旅游业的发展让古巴出现了一种双重货币模式,类似于我国”外汇卷“的可兑换比索(cuc)和本地比索(cup)成为当地主要的支付手段,由于本地比索禁止和美元流通,其与兑换比索间的差距达到了24倍(1cuc可兑换大约1美元),货币兑换的差值造成了赚cuc和靠cup度日的人,过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古巴某教堂

    和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样,古巴的生活供给全部凭票供应,但数量及其有限。国家提供的粮票只够十至十四天的基本饮食,以一个家庭为例,只能得到一瓶食用油,80克面包,一袋面粉,而肥皂、火柴等日用品都是一块或一盒,如果要有更多的需要就必须用可兑换比索到黑市去购买了,价格很高。在古巴生活了近5年的韩爽说:“在黑市买卖食品是犯罪行为,如果抓到是要坐牢的。”在古巴,人们的标准工资大约是410比索,一罐啤酒的价格大约是24个可兑换比索,生活压力可想而知。据称,不少人冒着0的危险逃离这里,或是争取与外国人结婚,这种事情在哈瓦那计划每天都会发生。

    也许当过古巴银行总裁的切-格瓦拉不会想到,59年后的今天,一枚市值2比索的印有自己头像的纪念章却被摊贩以同样价格的可兑换比索高价出售。他更不会想到,虽然美国人依然被禁足前往古巴,但每年至少有200多万的西方游客通过欧洲和加拿大来到哈瓦那。  

    

       

  古巴特有椰子的士

    莫拉是《格拉玛》报的一名记者,在当地,该报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人民日报》。同国内记者差不多,莫拉的收入虽然达不到富有,但是达到小康水平不成问题。“在劳尔上台之前,人们是不能购买手机、电脑和一些家电产品的,即使能够申请到购买许可也必须挂在外国人名下。”莫拉说,“新政府正式上任后不久,一系列影响古巴人生活的政策相继出台,手机和家电的购买限制被废除,不久前,美国的新闻媒体刊登了古巴市民疯狂抢购电器的新闻,现在我已经买了两部手机。”虽然,手机的费用已经降低到之前的一半,但是对于平均工资只有400多比索的老百姓来说,有能力支付的还属少数,而且通讯费和话费就要花去大部分费用。随着委内瑞拉石油援助的持续,古巴的电力供应在今年有所好转,空调、微波炉、电烤箱等大功率电器也将逐步向市场开发。  

  古巴手工制品

    除了电器上的宽松政策外,现在的古巴已经可以购买产自59年之后的汽车了。在哈瓦那,随处可见产自美国数十年前的老爷车,这些外观招摇色彩鲜艳的古董车早已是哈瓦那风情的一部分,但这些老汽车之所以存在,于古巴人对古董车的喜好毫无关联。之前政府规定,个人买车只能选择1959年之前生产的,克里斯蒂经常抱怨自己的这辆54年款的雪弗兰轿车“我宁愿加点钱换一辆高尔。”克里斯蒂说,“1959年之前产的汽车属于国有财产,所有权只能在家庭内部转换,但是在黑市却没有所有权的限制,不过价格并不便宜,一辆50年代的吉普车要7000多美金,而一辆80年代的奔驰更是开到35000美元的天价。”在哈瓦那,一切和汽车有关的收入都归为国有,就连出租车的打表金额也要上缴一半,所以当地出租司机鲜有上车就打表的习惯。

    在过去的50年里,卡斯特罗以强硬的姿态统治着古巴。互联网和全球化风潮,一切与当地人无关,只有少数人才可以拥有移动电话和电脑。随着劳尔的上台和奥巴马政府伸出的橄榄枝,一系列新政策得以实施,没有经历过古巴革命的年青人开始对西方世界的政治形态和生活方式抱有更多的向往。因为电力的紧缺,夜幕下的哈瓦那显得有些寂静,莫罗城堡的礼炮声宣告着一天的结束,人潮的溪流逐渐散去……                 

  

上一篇:[多图]厄瓜多尔 赤道的另一边
下一篇:[多图]想象之外的墨西哥 融入流淌的岁月长河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