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美洲旅游网 > 智利 > 智利

七彩瓦尔帕莱索记载智利“兴衰”

  在遥远的南美国家智利,有一座镶嵌在高山与大海之间的城市。那里有色彩绚丽的建筑和永不停歇的港口。曾经“中断”的历史在那里一直被定格到今天。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人类文化遗产,这就是被誉为“智利名片”的瓦尔帕莱索。

    “浮”在海上的彩色城市

  

    瓦尔帕莱索在西班牙文里是“天堂谷”的意思。东部和东南部环绕港口的几十座山丘上布满了五颜六色的房子,层层叠叠。站在码头上四下环望,整座城市竟像浮在海面上。

    在瓦尔帕莱索老城区,几乎难得看见连成一片的平地,山直接就连到了海。于是,依山建房、傍海造屋成了这里的独特风景。从海岸最低处,房屋一层一层沿着山坡呈阶梯式向上延展。由于地势陡峭,几乎每一家的屋顶旁边就是邻居家的地基。智利诗人聂鲁达曾说,瓦尔帕莱索是“一座向天上凹陷的城市”。

    瓦尔帕莱索始建于1536年。19世纪后,这里成了重要的货物集散地,是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枢纽港口。1914年巴拿马运河通航,瓦尔帕莱索突然间船去城空。曾经繁忙喧嚣的城市在那一刻停滞了,历史的断层似乎一直被保留到今天。虽然目前它仍是智利最重要的港口,但却失去了昔日的海运枢纽地位。

    随意捡了条甬道拾阶而上,一路上眼中尽是旧时的风景。最让人心动的当然是山坡上那些色彩斑斓的建筑本身,杂乱无章却又似浑然天成。瓦尔帕莱索最早由西班牙人建立,屡遭海盗、风暴和地震的摧残,但每次都能在重建中获得重生。由于西班牙、德国等地的移民给这里带来各自的建筑风格,这座城市融合了欧洲国家不同的建筑特色。据说彩色的房子与这座海港的历史息息相关,当年经过这里的众多船只经常需要修补、重漆,工人会将多余的漆带回家美化外墙。比彩色墙面更惹眼的,是随处可见的涂鸦。有些作品精美、细腻,有些则一看就是寻常百姓随性所为,却让这座城市透出别样的生动和温暖。从圣地亚哥一同来的智利朋友说,瓦尔帕莱索人很特别,对这座城市的文化和历史非常骄傲,自称为“来自港口的人”。就连对从首都圣地亚哥来的人,他们都有些许不屑。

    19世纪后期南美太平洋战争爆发,智利凭借强大的海军打败了秘鲁和玻利维亚的联合军队。玻利维亚也从此失去安第斯山脉与太平洋沿岸之间的全部领土,成了没有出海口的内陆国。

    瓦尔帕莱索记载了这段历史———在索托马约尔广场上,矗立着为纪念那场战争中的“海军第一英雄”阿图罗·普拉特而建成的纪念碑。1879年一次惨烈的海战中,普拉特率领木制军舰与秘鲁海军主力铁甲战舰殊死战斗,最终英勇献身。为纪念这位民族第一英雄,智利人用他的名字来命名许多街道、广场,位于南极大陆边缘的智利海军基地也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今年为纪念智利独立200周年而发行了新版纸币,阿图罗·普拉特的头像就在10000比索纸币上。

    寻聂鲁达故居不遇

    来智利前朋友问我,对这个国家了解多少。当时脑子里只跳出“盛产铜矿”和“诗人聂鲁达”两个概念。在中国,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作品或许并不太为人熟知,但他的智利0员身份以及后来与苏联的特殊渊源却令老一辈人印象深刻。

    聂鲁达在智利有3处故居,分别在圣地亚哥、黑岛和瓦尔帕莱索的山丘上。记者来到位于瓦尔帕莱索的故居那天,没想到因为赶上节日,这里不对外开放。失望之际,一对也来拜谒的挪威夫妇指着不远处说,那里有诗人的雕像。果然,几尊青铜人像或做沉思状或似在召唤。

    心有不甘地回到故居大门前向里张望,绿树掩映的小院中是一幢几种颜色相间的五层小楼。当地人见我在那里徘徊,便热心地介绍说,故居已被改为博物馆,一二层陈列着诗人生平的物品,三层是客厅,摆放着许多名人赠送的绘画和雕塑,四层卧室里有不少字画,顶层的小书房视野最开阔。房子的一面朝向大海,从高处可俯瞰茫茫水色……恍惚间,仿佛看到聂鲁达正在窗边奋笔,“面向大海放声长啸,在岩石之间;自由奔放、疯狂,在海浪之中……”有趣的是,聂鲁达一生钟情1,以船长自居,但40多岁才学会游泳,且一辈子晕船。

    这位拉美最伟大的诗人一生可谓跌宕起伏、波澜壮阔,正如他晚年回忆录的名字《我曾历尽沧桑》。站在瓦尔帕莱索略显寂寥的街道上,看着眼前紧锁的大门、周围凌乱的房屋和远处苍茫的大海,不知何故,记者忽然想起最喜欢的聂鲁达的那首诗,“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爱太短,而遗忘太长。”

上一篇:[多图]巴哈马小岛寻幽 月夜下泛舟流萤般火湖
下一篇:[多图]艳遇墨西哥 寻找绽放美女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