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美洲旅游网 > 巴西 > 巴西

大沼泽的召唤

  黄昏下的沼泽

  

  沼泽地的主人

    狂欢节刚过,圣保罗的天气渐渐地凉爽了下来。

    

    凌晨的一场雨,空气中弥漫着植物的清香。7点了,整个城市还没醒来,我们几个人驾驶着巴西生产的丰田轿车,驶出了圣保罗——南美洲最大的城市,疾驰而过的汽车溅起一道道水雾。

    

    进入大沼泽前最大的城市就是南马托格罗索州的首府—— 大坎普,不觉之间已经来到了巴拉那河边——圣保罗州和南马托格罗索州的分界。南马托格罗索州地势平坦,火红的太阳在广阔的草原上显得异常巨大,我们追逐着落日,最终还是被它甩入黑暗之中。开始进入了大沼泽地区了。

    

    过了Miranda河大桥,已近黄昏,下到路边的Pousada,巴西大沼泽里的旅游饭店在葡萄牙语中被称做“Pousada”,通常规模不大,有十几间客房,提供食宿、向导、陆地丛林观看野生动物的越野车及快艇等服务。

    

    刚进入潘达诺地区,首先领教了这里蚊子的厉害,它们成群结队,隔着牛仔裤狂咬,轰也轰不走,被咬后马上就起大包,奇痒难忍。关于蚊子当地还有一个趣闻,由于大沼泽地区的天气过于炎热,蚊子只能用一只翅膀飞,另一只翅膀扇风降温,否则也会被热死。由此,可以想像大沼泽地区生存环境的恶劣。

    

    吃过早餐,我们租了一条艇身涂有绿色油漆,配备功率很大的Yamaha柴油机,能乘坐五六个人的冲锋艇,由向导驾驶。租金包括向导费和柴油费,向导费按日收取,旅游旺季较高,我们来的时候恰恰是淡季,付了240黑奥。柴油费按消耗量计算,通常快艇加满油,另外带一桶25L备用,每桶油80黑奥。

    

    向导儒尼奥尔招呼我们穿好救生衣,引燃发动机,小艇飞速驶入弯曲的河道。

    

    Miranda河不很宽阔,狭窄处仅30米,有些支流汇入,由于含沙量不同,河流交汇处形成明显的分界。河流系统错综复杂,如果没有向导带领,进去后很难按照原路回来。

    

    快艇的马达轰鸣,惊起水鸟群群,扰乱了鸟儿们的正常生活。儒尼奥尔看我们对拍摄野生动物很感兴趣,就不时地减速或停下来让我们拍照。突然他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悄声说:有猴子。我们几人看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到,等他把船开近,只见几只猴子一跃就消失在丛林里。我在佩服儒尼奥尔超强视力的同时,也为自己在都市生活中退化的视力而汗颜。

    

    在一个河流交汇处,我们泊好船,开始用甩竿挂上仿真假饵钓鱼,很快鱼就上钩了,拍照后又把它们放生。巴西野生动物保0对不同种类的鱼都有相应尺寸的规定,钓到小于规定尺寸的鱼必须放生。其实,受伤的鱼放回去也可能成为其他动物的美味佳肴,但这样人为因素使野生动物的食物链断裂的危险减到了最小程度。

    

    大沼泽地区的空气质量极佳,在艇上暴晒一天,后背和手臂热辣辣地痛,告别Miranda,继续向大沼泽腹地前进,去220公里外的另一条大河——巴拉圭河畔的小镇Corumba住宿。

    

    天渐渐黑了下来,这段沥青路有些破损,行驶速度也比较慢。天黑以后,经常会有较大的野生动物(如美洲豹、鹿、鬃狼、鸵鸟等)穿越公路,路边警示标志提醒我们防止撞上它们。

    

    过了小镇CORUMBA,从公路下到土路上又行驶了一会儿,来到巴拉圭河边一家日本移民后裔开的Pousada。

    

    皓月当空,巴拉圭河静静地流淌着。月光在水中洒下一片银波,梦幻般的美丽。设置好相机,在按动快门的瞬间,我发现几米外的水中有两个神秘的亮点,用手电筒一照,是一条个头很大的凯门鳄鱼,目露凶光注视着我。我顿时毛骨悚然,手电筒掉到了草地上。为了迎接不速之客的攻击,我立刻双手紧握三脚架,屏住呼吸,随时准备用相机和三脚架当做武器抵挡。但默默地与它对视数秒,它竟一动都不动,我慢慢弯腰捡起电筒,抄起三脚架赶紧撤退。

    

    上到安全地带,回头张望,倒吸一口凉气。四周不时传来不知名动物发出的奇怪鸣叫和蚊虫的嗡嗡声,这时应是各种野生动物开始活跃的时候。回想刚刚近距离和鳄鱼对视的情景,心里不禁后怕。惊魂未定加上闷热的天气,汗湿的衣服全都贴在身上。

    

    天刚蒙蒙亮,鸟儿们唧唧喳喳叫个不停。起来准备好装备,匆匆赶到河边迎接日出。今天又是一个晴天,太阳还没出来,后背的汗已经在向下流。河面上有几条鳄鱼露着头,静静地浮着。

    

    两个巴西小伙子拿着鱼竿来钓鱼,很快就有鱼上钩。有一种金黄色的鱼,葡萄牙语叫“Dourado”,通常都在3公斤以上。比较多的是虎鲳鱼,也就是令人恐怖的“食人鱼”,通常也有1公斤左右,据说这种鱼汤有壮阳的功效。他们把钓到的虎鲳扔到河岸的草丛里,鳄鱼快速爬上岸,咔嚓几口就进了肚,然后迅速返回水中。有时小伙子把鱼腮抠伤,将鱼扔到河中,鳄鱼就轻松地吞掉这嗟来之食。他们是饭店的服务员,每天早晨到河边来“采购”海鲜,Dourado将是我们晚餐的美味,而虎鲳都喂了鳄鱼。时间长了鳄鱼摸到规律,到时间就来这里等着吃免费的早餐。

上一篇:野生动物的乐园
下一篇:说说巴西的民俗文化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