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美洲旅游网 > 苏里南 > 苏里南

南美--苏里南suriname日记[3]

  2003年4月15日(阿姆斯特丹时间)——2003年4月14日(帕拉马里博时间)——相差5个小时时差。——机场黑车

  飞机就象是夸父始终追赶着渐渐西沉的太阳,天边金色的云朵化作了灿烂的红霞,红霞越来越暗,当夜色完全来临的时候,大西洋西畔苏里南帕拉马里博繁星般的灯火已经出现在眼前,这时飞机已经飞行了10个小时,阿姆斯特丹已经是4月16日的早晨。

  帕拉马里博机场非常小,从飞机降落的地方到海关只能用走的,连大巴也没有。刚下飞机就感觉一股热浪迎面扑来,赶紧脱了外套。然后是排队,通关,取行李。我自己的行李是随身带的,我还帮苏里南住中国大使馆的大使先生带了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在传送带边一直站到取行李的人差不多1,大箱子还没出现,眼睛已经瞪酸了,心越来越慌。我偶然扭头的时候发现一个黑人男子正拎着我带的行李,往传送带上扔,原来是他拿错了。找到了行李,心理的石头总算放下。

  机场外面正等着一辆面包车,这是宾馆在机场接送客人的。一个长得有点象曼德拉的黑人老大爷把3个粗壮的白人男子,两个漂亮的金发姑娘,还有黑头发黄种人的我及加起来山一样的行李塞进了面包车,把我们拉到一个名叫“resident inn”的酒店,这家酒店的前身是前苏联大使馆。从机场到帕拉马里博市有大约1个半小时的车程,因为是晚上,只能看见路两旁黑漆漆的丛林。到了酒店用极其蹩脚的英文办理了入住,前台接待是一个高大的黑人男子,非常有耐心的告诉我:一个晚上居然要85个美金。曼德拉黑人老大爷在我身边站着一直不肯走,我问他是不是要给小费,他伸出四个手指头,笔划着告诉我:“forty”天啊,坐这麽一辆有小又脏,还是跟被人合挤着破车,竟然要四十美金,这简直是明抢。

  服务生带我穿过一片花园和一个游泳池,游泳池边有座欧式二层小楼。我的房间就在二层,房间外面有一个平台,摆放着白色的桌椅,两个印度男女青年正坐在平台上喝啤酒。

  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情欣赏南美洲热带丛林迷人的夜色。随便吃了点东西,洗了个澡,打开电视,心理盘算着这次带的费用到底够不够,住宾馆、乘车,居然要这样高的花费。又想起在按姆斯特丹机场的温州女孩讲的:苏里南治安很乱,黑人们随身带枪,轻易不要出门。对这次苏里南之行开始有些后悔。电视机里一个金发碧眼的裸体姑娘正和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士亲吻,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2003年4月15日(帕拉马里博时间)-————泳池边早餐

  帕拉马里博时间的4月15日,迎来了我在苏里南的第一个早晨。可以说我是被鸟的鸣唱叫醒的。我伸了个懒腰走到房间外面的平台。天还没有大亮,在平台上可以看到静悄悄的整齐的街道和街道两旁在葱茏树木掩映下的庭院,庭院中椰树的剪影在晨曦的风中婀娜摇曳,各种各样的鸟儿跳跃在树丛中啾啾鸣唱。这里的空气竟是如此清新,我贪婪的呼吸着,把旅途的疲惫全部涤荡干净。

  “resident inn”吃早餐的地方就叫“breakfast”,是给我打扫房间的黑人大婶告所我的,一想起黑人大婶听着我蹩脚的英文,一脸迷惑的样子,我就想笑。“breakfast”就在游泳池旁边,很象夏威夷的茅草棚,棚子里面有自助餐,一对漂亮的荷兰青年情侣已经坐在舒适的藤椅上享用美味的早餐了,两只色彩艳丽的小鸟在摆放着面包盘和水果蓝的桌子上跳来跳去。

  苏里南没有鲜明的四季,只有雨季和旱季之分,半年雨季,半年旱季。先前一直以为被热带雨林覆盖的南美国度应该是异常的闷热,但实际上苏里南的气候非常象昆明的夏天,尽管阳光强烈,但清爽宜人。四月的苏里南正值雨季,刚刚吃上早餐,忽然下起一阵雨来,游泳池水大片大片的泛起了水花。不过大约10分钟左右,雨就停了,马上就是阳光灿烂的晴空,雪白的云朵飘在碧蓝如洗的天空,这样纯净的天空我只在云南丽江的玉龙雪山上见过。地面上一点湿痕都没有了,就好像刚才根本没有下过雨。在苏里南的雨季,这样的雨每天都会下七、八次,每次都不会超过20分钟。

  吃过早餐本想回房休息一会,然后到外面转转,可是回到房间竟然睡着了,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

  

上一篇:中国苏里南双边合作概况
下一篇:去苏里南就业留学小心被人骗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