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美洲旅游网 > 苏里南 > 苏里南

南美--苏里南suriname日记[4]

  2003年4月16日(帕拉马里博时间)

  酒店前台已经换成了两个非常漂亮的当地姑娘,眼睛明亮,身材娇好,皮肤黝黑,原来酒店只有到晚上的时候才由男招待值班。我向其中一个姑娘询问大一些的商店怎麽走,姑娘让我出门右转,但说还是有些远,最好乘车。这是我连蒙带猜才搞懂的。

  酒店门口一辆出租车也没有,只好步行。后来我才知道这几天帕拉马里博的出租车司机因为待遇问题正在1,全市都不会有出租车。也幸好没有乘出租车,因为这里的出租车非常贵,很短的路,上车就要10个美金。

  苏里南的出租车贵是因为出租车少,生意也少。苏里南自然资源丰富,农业水平非常发达,但没有工业,汽车因为零关税非常便宜,欧洲、日本的新车、二手车大量流入苏里南。在车市上,一辆二手奔驰跑车大概2万美金,一辆三凌四驱四万美金,丰田3.0也就1万美金,几千美金就可以买到还算不错的二手名牌车。因此苏里南的车非常普及,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两辆以上的汽车。这里的出租车贵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苏里南帕拉马里博的街道都不宽(也就刚好两辆车并行),但很干净,街道两旁是葱茏的树木和整齐的庭院。苏里南没有高楼,房屋的风格大多是荷兰式的二层小楼,不光是住宅,连商店、公司也是如此。荷式小楼大都是殖民地时期荷兰人留下的,政府只允许房屋的主人按原样修葺,决不允许在结构上有任何改动。

  中午的时候,我找到一家台湾人开的中式餐馆,要了一份咖喱菜花,铁板牛肉和米饭。饭菜给配的餐具居然是刀叉,我向服务生要了一双筷子。饭菜确实很难吃,还贵的出奇,大约花费30个美金。我跟餐厅的老板又换了些苏里南盾,1美金可以换3000个苏里南盾,而在90年代1个美金只能换5个苏盾,可见南美经济的萧条。

  2003年4月17日——搬到江边旅店

  只在苏里南呆了两天就已经感觉到来自经济上的压力,在这里的花费实在是太高了。先不算昂贵的饭钱,仅仅是每天85美金的住宿费就难以承受,尽管我对“resident inn”的环境非常满意,但如果天天都住在这里,没多久我就得去喝西北风。于是赶快找一家便宜的旅店成了当务之急,和当地人交流语言实在是困难,最好是能找到一家华人开的旅店。

  终于打听到市区有家江边旅馆,是当地华语学校的李校长开的。想到华人旅店的种种方便,迫不及待的去采盘子。从“resident inn”步行到江边旅馆大约20分钟,沿路上还看见几家豪华宾馆,苏里南最高档的酒店朵拉丽伽酒店机就在其中(1访问苏里南时就在朵拉丽伽酒店下榻)。

  见到江边旅馆李校长觉得非常亲切,询问了房间价格,一天只要10个美金,和“resident inn”比起来简直太便宜了。当即回“resident inn”退了房,搬进了江边旅馆。这样就不用当心钱的问题,可以好好的到处转一转了。

  江边旅馆就在市区,出门右转是朵拉丽伽酒店,左转是一个大型超级市场,超市门口有许多蔬菜水果摊位,很象一个集贸市场。李校长告诉我如果需要买什麽下午就要到超市去买,因为第二天就是复活节长假,一放就是一个星期,超市就不开门了。苏里南是一个悠闲的国家,节假日非常多,生活节奏也非常慢,在平时,商店、超市9点钟开门,下午四点钟就关门。

  为了庆祝自己搬进江边旅馆,我花8000苏盾(将近3个美金)买了一个小西瓜,卖瓜的黑人大叔讲着一口流利的中文。我曾经以为我虽然不会英语,但到非英语国家就不会丢人,现在一看:汗。

  2003年4月18日(帕拉马里博时间)-巴西人

  江边旅馆总共有两层,一层是龙城餐馆,由李校长的女婿小谢经营,二层是住宿,由李校长自己经营,我就住在二层,午饭和晚饭就在一层的龙城餐馆吃,一顿饭大约花费4-5个美金。后来跟小谢成了好友,小谢家里做什麽我就跟着吃什麽,也就不在龙城餐馆吃饭了。

  江边旅馆的主要房客是巴西人。 苏里南的巴西人大约有四万,以男人为主,他们主要是到苏里南的山区淘金,姑娘们是跟随男人来的,为了挣钱,很大一部分在做性产业工作。江边旅馆的巴西房客男人几乎都是来淘金的,姑娘们则就旅馆门外的街上拉客。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巴西人热爱自由,豪爽,敢于冒险,懂得享乐。男人们受到苏里南山区河流中金光闪闪的吸引,大批的涌入苏里南淘金。尽管苏里南的金矿还处于19世纪非洲的原始状态,河流中很容易找到大块大块的天然金块,而不是细细的金沙,但事实上淘金还是一项非常艰苦而又充满危险的工作,如果不慎遭到山中巨大的毒蚊的叮咬,很容易丧命。他们一般集中一段时间,一个月或两个月在山里工作,然后到帕拉马里博市将黄金贩卖。

上一篇:中国苏里南双边合作概况
下一篇:去苏里南就业留学小心被人骗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